第四十章 苏三起解

,加上地利,本应该是压倒性的优势。

  但是……

  外面的枪声还在继续,不过每次响起不久,就会消失,伴随着惨叫或者怒吼。

  有人冲入了执法局,有人在里面大开杀戒!

  死亡是非常恐怖的事情,而等候死亡则是更加的可怕,时间一分分的过去了,孙局长的额头上到处都是汗珠。

  怎么会有这样的疯子,怎么会有人敢袭击执法局?这里又不是大西部地区,这里又不是那些战乱的海外!

  “苏三离了洪桐县,

  将身来在大街前,

  未曾开言我心好惨,

 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,

 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,

 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,

  就说苏三把命断,

  来生变犬马我就当报还……”

  沈渔坐在了栏杆之前,木勺子敲击着铁栅栏,发出了伴奏的声音,而他的嘴里则唱着一种奇怪的旋律。

  这一刻,孙局长终于明白了,沈渔为什么要笑,他为什么笑的那样的高兴。

  他知道他的同伴来了,要来救他!

  “沈渔,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。”

  孙局长大声的吼叫着,但是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音。

  “不,你没有那个胆子,你还想着用我来当人质,吓唬外面人不要进来或者饶你一条狗命是不是?”

  沈渔平静的说道,然后提出了一个建议。

  “你可以和外面人协商一下,问问他是不是愿意放你们走?武者很在意誓言的。”

  水刑是很可怕的,第一次承受的时候,沈渔都没有想到,自己能够承受得了,要不是有暗影杀人这个底牌的存在,沈渔很可能支持两轮水刑之后,就开始坦白底牌。

  不是暗影杀人,而是他为自己准备的,平安无事而且反杀的底牌。

  但是,他撑下去了。

  今天的事情,沈渔在冒险,但到了这个地步不冒险怎么可以?

  相对于和杜家的死仇,沈渔更看重的是笼罩在他身上的阴影,暗影杀人。

  暗影杀人杀了这么长时间的人,沈渔从未曾见到过他,也不了解他的战斗力,更不知道他运作的方式。

  甚至杀人,他都小心翼翼的选择普通人,而不是直
第四十章 苏三起解(2/3).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